MENU
项目介绍:

三星显示推动在忠清南道牙山市投资的有机发光二极管(OLED)新工厂的建设被无限期推迟。据分析,因三星显示多年来一直未能摆脱业绩低迷的状况下,又受到疫情影响,进一步投资的余力大大降低。评估认为,由于工程无限期推迟,负责施工的三星Engineering等相关公司的成本负担也大大增加。



根据韩媒Investchosun报道,牙山汤井第二2园区,项目名称为S1(过去称A5或NProject),旨在建设用于生产手机用OLED面板和大型量子点(QD)显示。在现有的第一,第二园区附近规划了约300个足球场规模的工厂,并于2017年开工。仅基础设施投资就有约1万亿韩元(约60亿人民币),而预计达基础设施投资成本2至3倍的设备和工厂设施投资规模将在之后确定。施工由三星Engineering负责。


新工厂预计将超越世界上最大的柔性OLED工厂A3(牙山汤井)的产能,但目前暂时停止施工。三星显示器和三星Engineering的合同到期时间从去年12月31日延长到明年12月31日为止。如果很快恢复施工,预计在合同期内将完成这一进程,但目前看不到恢复的动向。事实上,目前只完成了骨架的施工,塔式起重机等撤除工作已经开始。

据分析,停止建立新工厂是因OLED工厂的扩建在让集团方面感受到了沉重的负担。在新冠疫情的余波不知何时会散去的情况下,很难看出终端市场的需求复苏迹象。与在OLED市场处于领先地位的LG显示和产能快速提升的的中国厂商的竞争中,三星显示能否保持竞争力还是未知数。三星电子未能为LCD之后的下一代主力显示制定明确的指导方针,也被认为是导致施工中断的原因。

因此,有评价称,三星显示采取的是与其立即投资新工厂,不如先将集中于现有LCD显示工厂改造为OLED工厂,再观看未来市场情况的策略。
三星显示的营业利润(2018年为9614亿韩元,2019年为3166亿韩元)和净利润(2018年为1.263万亿韩元,2019年为4078亿韩元)持续缩小,现金流也日益枯竭。去年,持有的现金流为1572亿韩元,相比上一年(2282亿韩元)减少了30%。

一位建筑行业人士表示:“三星显示器方面,与OLED生产相关的大规模扩张意志相比此前大幅减少,与过去宣布的大规模投资不同,目前似乎已经转向尽量减少支出和观察市场的状态。”

对此,三星显示表示,“由于新冠疫情等外部环境的变化,三星显示目前正在调整投资时间。”

也有评价称,三星或许是考虑到了正在接受审判的李再镕副会长的情况而暂停施工。目前的施工进度为53%,如果再进行的话,举行开工仪式就会出现的尴尬的情况。

投资银行(IB)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有评价称,在李副董事长的审判结果尚未出来的情况下,举行开工仪式将比较困难。因而,集团方面故意拖延了施工进度。”,并称“这似乎与集团方面计划在李副董事长的审判结束后,准备一个大规模投资公告等仪式的计划产生了出入。”

OLED新工厂的停工的后果正转移给合作厂商。今年一季度,负责施工的三星Engineering的在建工程金额为7500亿韩元,相比上年末(3258亿韩元)增加了一倍多。其中,与三星显示新工厂相关的在建工程工程金额为835亿韩元,仅次于三星电子的平泽P2-PJT工厂。

据了解,三星显示方面没有支付任何停工费用。负责施工的承包商,即三星Engineering为等待施工恢复每月向分包商支付费用,但目前尚未就养老金或补偿金进行协商。虽然三星Engineering的情况似乎正在好转,但等待重新开工的负担的成本也有限的。


也有评价称,这种情况是由于三星集团公司之间的特殊关系造成的。三星集团的内部施工主要由三星物产和三星Engineering负责。三星物产是三星制造系列公司的老大,拥有各种业务群,可以灵活应对这种情况,但三星Engineering与三星物产在业务上有很多重叠,其大部分业务业务依赖于内部交易。

一位商界人士表示:“虽然三星Engineering与三星显示公司签订了正式的施工合同,但无法发表正当的意见以避免不利状况。”,“在难以期待集团方面对施工中断采取补偿等措施的情况下,为尽量减少损害,似乎正在准备自己的战略。”
事宜人群:
产品详情

三星显示或因业绩低迷,牙山OLED工厂建设无限期推迟

三星显示或因业绩低迷,牙山OLED工厂建设无限期推迟

三星显示推动在忠清南道牙山市投资的有机发光二极管(OLED)新工厂的建设被无限期推迟。据分析,因三星显示多年来一直未能摆脱业绩低迷的状况下,又受到疫情影响,进一步投资的余力大大降低。评估认为,由于工程无限期推迟,负责施工的三星Engineering等相关公司的成本负担也大大增加。



根据韩媒Investchosun报道,牙山汤井第二2园区,项目名称为S1(过去称A5或NProject),旨在建设用于生产手机用OLED面板和大型量子点(QD)显示。在现有的第一,第二园区附近规划了约300个足球场规模的工厂,并于2017年开工。仅基础设施投资就有约1万亿韩元(约60亿人民币),而预计达基础设施投资成本2至3倍的设备和工厂设施投资规模将在之后确定。施工由三星Engineering负责。

三星显示或因业绩低迷,牙山OLED工厂建设无限期推迟

新工厂预计将超越世界上最大的柔性OLED工厂A3(牙山汤井)的产能,但目前暂时停止施工。三星显示器和三星Engineering的合同到期时间从去年12月31日延长到明年12月31日为止。如果很快恢复施工,预计在合同期内将完成这一进程,但目前看不到恢复的动向。事实上,目前只完成了骨架的施工,塔式起重机等撤除工作已经开始。

据分析,停止建立新工厂是因OLED工厂的扩建在让集团方面感受到了沉重的负担。在新冠疫情的余波不知何时会散去的情况下,很难看出终端市场的需求复苏迹象。与在OLED市场处于领先地位的LG显示和产能快速提升的的中国厂商的竞争中,三星显示能否保持竞争力还是未知数。三星电子未能为LCD之后的下一代主力显示制定明确的指导方针,也被认为是导致施工中断的原因。

因此,有评价称,三星显示采取的是与其立即投资新工厂,不如先将集中于现有LCD显示工厂改造为OLED工厂,再观看未来市场情况的策略。
三星显示的营业利润(2018年为9614亿韩元,2019年为3166亿韩元)和净利润(2018年为1.263万亿韩元,2019年为4078亿韩元)持续缩小,现金流也日益枯竭。去年,持有的现金流为1572亿韩元,相比上一年(2282亿韩元)减少了30%。

一位建筑行业人士表示:“三星显示器方面,与OLED生产相关的大规模扩张意志相比此前大幅减少,与过去宣布的大规模投资不同,目前似乎已经转向尽量减少支出和观察市场的状态。”

对此,三星显示表示,“由于新冠疫情等外部环境的变化,三星显示目前正在调整投资时间。”

也有评价称,三星或许是考虑到了正在接受审判的李再镕副会长的情况而暂停施工。目前的施工进度为53%,如果再进行的话,举行开工仪式就会出现的尴尬的情况。

投资银行(IB)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有评价称,在李副董事长的审判结果尚未出来的情况下,举行开工仪式将比较困难。因而,集团方面故意拖延了施工进度。”,并称“这似乎与集团方面计划在李副董事长的审判结束后,准备一个大规模投资公告等仪式的计划产生了出入。”

OLED新工厂的停工的后果正转移给合作厂商。今年一季度,负责施工的三星Engineering的在建工程金额为7500亿韩元,相比上年末(3258亿韩元)增加了一倍多。其中,与三星显示新工厂相关的在建工程工程金额为835亿韩元,仅次于三星电子的平泽P2-PJT工厂。

据了解,三星显示方面没有支付任何停工费用。负责施工的承包商,即三星Engineering为等待施工恢复每月向分包商支付费用,但目前尚未就养老金或补偿金进行协商。虽然三星Engineering的情况似乎正在好转,但等待重新开工的负担的成本也有限的。

三星显示或因业绩低迷,牙山OLED工厂建设无限期推迟

也有评价称,这种情况是由于三星集团公司之间的特殊关系造成的。三星集团的内部施工主要由三星物产和三星Engineering负责。三星物产是三星制造系列公司的老大,拥有各种业务群,可以灵活应对这种情况,但三星Engineering与三星物产在业务上有很多重叠,其大部分业务业务依赖于内部交易。

一位商界人士表示:“虽然三星Engineering与三星显示公司签订了正式的施工合同,但无法发表正当的意见以避免不利状况。”,“在难以期待集团方面对施工中断采取补偿等措施的情况下,为尽量减少损害,似乎正在准备自己的战略。”
猜您可能喜欢 / JDCP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