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项目介绍:

CINNO Research 产业资讯,近期Kateeva的首席执行官Alain Harrus宣布离职,接任的是之前负责战略规划的May Su。Kateeva是一家由Conor Madigan于2004年创立的初创公司,Conor Madigan在麻省理工学院时研究的就是喷墨印刷(IJP)课题,来自同一课题组的还有Seth Coe-Sullivan,他正是后来的QD Vision的创始人。



根据外媒Displaydaily报道,从理论上讲,有机材料使用IJP工艺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无论是聚合物还是小分子,可溶性有机材料都可以使用不需掩膜的IJP工艺,其材料利用率大于90%(VTE的利用率小于50%),位置精确且投资成本低。实际上,喷墨头已经开发了很多年,早已满足亚像素尺寸印刷的规格需求。当时这些为8.5代工厂设计的打印设备都非常庞大,可打印电视尺寸的面板。不过,智能手机用中小尺寸面板普遍需求超过400的PPI,远超过当时IJP工艺的制程能力。这之后印刷工艺也在逐步完善,可是OLED发光材料领域又出现了磷光发光材料,这样喷墨打印IJP技术也就随着可溶性发光材料(小分子或聚合物)一起被搁置了。

不过后来,随着柔性显示器的采用,传统的Frit封装方式(用Frit材料将两块玻璃基板粘在一起)被某种形式的薄膜封装方式所代替。柔性显示器开发商三星将其封装薄膜(TFE,Thin Film Encapsulation)设计成一个由有机与无机层层叠的组合,其中无机层的沉积使用Applied Materials的设备和技术,而有机层则选用了Kateeva的印刷设备和技术。

这里的有机层除了充当防潮层,还用作平坦化层。随着其他面板制造商对三星解决方案的采用,Kateeva的设备市场开始壮大,要知道TFE工艺所依赖设备的成本约8500万美元(1台喷墨打印设备+2台PECVD设备),此时的Kateeva真正处于一个“竞赛阶段”。2020年,随着中国面板制造商和三星都将筹码压在OLED柔性显示器上,Kateeva又出现了进一步增长的机会,其竞争对手包括松下、SEMES和TEL,这个市场可能超过20亿美元。

表1:未来的六代线TFE产能和IJP设备需求
资料来源:APS,Hana Securities,OLED-A

IJP的最初目的是打印亚像素,并降低OLED显示器的成本。LGD、SDC、CSOT、JOLED和BOE都研究和探索了这种像素印刷工艺的应用前景。三星决定基于这项技术启动其QD 1.0项目,即使用真空沉积工艺沉积蓝色OLED层,接着使用IJP工艺印刷红色和绿色量子点层。三星的8.5代试验线,采用了Kateeva的打印设备和技术,已经开始测试。测试结果令人振奋,于是三星还计划推出其第一条每月30K产能的8.5代量产线。Kateeva认为这次机会价值10亿美元,为此他们开始计划冲刺IPO,并增加了一倍的人力。

不过事情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三个月前,Kateeva解雇了一半的员工,包括首席运营官、CTO和其他高管,原因是三星将其QD 1.0项目的IJP设备合同授予了SEMES。SEMES是三星的子公司,该公司有2个部门,一个部门对应半导体设备的研发,另一个部门则对应显示设备的研发。SEMES的半导体设备研发部门发展的很好,不过专注于LCD业务的另一个部门却前景黯淡,该公司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不过,SEMES这之前曾投资将IJP技术用于LCD的彩膜制程,他们相信可以利用这些技术来打印QD 1.0项目中的QD层。显而易见,SEMES的设备无法达到预定的性能规格。不过,性能并不总能决定结果。三星已经在研究将这些IJP设备用于GaN纳米棒的印刷,他们认为这项技术符合其长期技术储备策略。实际上,三星已经在与中国显示面板厂商的竞争中,放弃了其液晶显示器业务,所以,他们又怎么能不保护它的子公司呢?

如果三星将合同授予Kateeva,那么Kateeva会将它的技术设备推向中国面板制造商。如果三星收购了Kateeva,三星又会担心一些重要员工最终会离开公司,并重新建立公司进而将该技术出售给其中国同业公司。SEMES高管——前SDC和SEC副总裁到三星的主席办公室,游说他们可以供应同样性能的设备,最终以Kateeva一半的价格达成交易。伴随着SEMES的进入,Kateeva 的IPO泡汤并辞退了其50%的员工。目前,Kateeva从其现有的中国私募股权投资者那里获得了新的运营资金,也正是因为此,公司原CEO Alain宣布离职。


为什么没有其他的OLED面板制造商来投资进而救出Kateeva呢?


  • LGD已经拥有2个供应OLED电视面板的8.5代线工厂,他们认为在广州利用中国的资本运营同样的8.5代线工厂会更具成本效益。目前,他们已经将其OLED解决方案切换成顶发射,这样可以提高开口率进而提高产品的亮度。LGD目前还在陆续关闭其LCD工厂,这在短期内会造成其收入的减少,实际上,LG的10.5代OLED线计划也已经被搁置。


  • 京东方很显然非常了解中国投资的成本变化。他们认为RGBW是目前进入市场最快、风险最小的解决方案。


  • JOLED已经决定投注聚合物并使用松下的设备,他们对该印刷方式作了重新设计,用印刷线的方式替代印刷子像素,这样可以使用性能本不是最好的聚合物材料获得最佳的色点。


  • TCL暂时还不确定,不过可能会与JOLED一起开发使用一种已经被证实有效的解决方案,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风险并加快进入市场的速度。JOLED希望在日本为TCL建造和运营该工厂,不过TCL更希望在中国建厂,这样可以享受到位于中国的便利和CSoT的经验。



从2000年代中期以来,三星在显示技术、资本支出和收入方面一直都是显示器行业的领导者。不过,现在显然受到来自中国的同业公司——京东方和CSOT的挑战。在此期间,他们率先将基板尺寸从4.5代线提升到8.5代线,开启了LED背光和量子点技术的使用,另外它还一手将中小尺寸OLED(包括柔性显示器)显示器推向市场,并实现了超过200亿美元的年收入。

不过,与任何创新者一样,来路并不是一直都一帆风顺的,比如Note 7,比如预售的Galaxy Fold,一波三折。其IJP项目的工程师说:“这是三星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决定”。三星的8.5 代线QD 1.0项目试验线每周生产100多块良品面板,SEMES的IJP设备显得步履维艰。也许三星的天才工程师们可以改善设备生产得到改善,不过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毕竟在QD 1.0项目中,IJP设备只需要印刷量子点层。可在QD 2.0项目中,这些IJP设备需要同时印刷量子点和纳米棒并保证其对齐,量率要超过99.9999%。与此同时,被视为最后技术保障的Kateeva则失去了很多人才,此时即使三星重启和Kateeva的合作,他们也未必能迅速进入状态了。

Kateeva计划在中国建设工厂

近日,证券时报报道称,Kateeva首次对外披露了公司发展的又一重要动向,即计划在中国建设工厂,这一战略性选择也预示着显示屏行业趋势性的转变。近日,三星显示集团(Samsung Display)表示,将于今年底关停旗下在韩国和中国的所有 LCD 面板产线,全面转向利润更大的QD-OLED 量子点显示面板和 OLED 显示面板。在三星全力进军OLED面板市场时,Kateeva计划在中国建设工厂,对于中国面板企业在世界竞争格局中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Kateeva来到中国的意义,公司管理表示,不仅是离服务客户距离更近,同时也会促进整个产业生态链来到中国。我们是OLED上游供应链里比较关键的一个供应商,我们的到来势必其他材料厂商也会愿意也跟着来,大家一砖一瓦就把这个生态系统建起来了。”



事宜人群:
产品详情

成也三星败也三星,喷墨打印设备厂商Kateeva计划来华设厂

成也三星败也三星,喷墨打印设备厂商Kateeva计划来华设厂

CINNO Research 产业资讯,近期Kateeva的首席执行官Alain Harrus宣布离职,接任的是之前负责战略规划的May Su。Kateeva是一家由Conor Madigan于2004年创立的初创公司,Conor Madigan在麻省理工学院时研究的就是喷墨印刷(IJP)课题,来自同一课题组的还有Seth Coe-Sullivan,他正是后来的QD Vision的创始人。


成也三星败也三星,喷墨打印设备厂商Kateeva计划来华设厂

根据外媒Displaydaily报道,从理论上讲,有机材料使用IJP工艺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无论是聚合物还是小分子,可溶性有机材料都可以使用不需掩膜的IJP工艺,其材料利用率大于90%(VTE的利用率小于50%),位置精确且投资成本低。实际上,喷墨头已经开发了很多年,早已满足亚像素尺寸印刷的规格需求。当时这些为8.5代工厂设计的打印设备都非常庞大,可打印电视尺寸的面板。不过,智能手机用中小尺寸面板普遍需求超过400的PPI,远超过当时IJP工艺的制程能力。这之后印刷工艺也在逐步完善,可是OLED发光材料领域又出现了磷光发光材料,这样喷墨打印IJP技术也就随着可溶性发光材料(小分子或聚合物)一起被搁置了。

不过后来,随着柔性显示器的采用,传统的Frit封装方式(用Frit材料将两块玻璃基板粘在一起)被某种形式的薄膜封装方式所代替。柔性显示器开发商三星将其封装薄膜(TFE,Thin Film Encapsulation)设计成一个由有机与无机层层叠的组合,其中无机层的沉积使用Applied Materials的设备和技术,而有机层则选用了Kateeva的印刷设备和技术。

这里的有机层除了充当防潮层,还用作平坦化层。随着其他面板制造商对三星解决方案的采用,Kateeva的设备市场开始壮大,要知道TFE工艺所依赖设备的成本约8500万美元(1台喷墨打印设备+2台PECVD设备),此时的Kateeva真正处于一个“竞赛阶段”。2020年,随着中国面板制造商和三星都将筹码压在OLED柔性显示器上,Kateeva又出现了进一步增长的机会,其竞争对手包括松下、SEMES和TEL,这个市场可能超过20亿美元。

表1:未来的六代线TFE产能和IJP设备需求
成也三星败也三星,喷墨打印设备厂商Kateeva计划来华设厂
资料来源:APS,Hana Securities,OLED-A

IJP的最初目的是打印亚像素,并降低OLED显示器的成本。LGD、SDC、CSOT、JOLED和BOE都研究和探索了这种像素印刷工艺的应用前景。三星决定基于这项技术启动其QD 1.0项目,即使用真空沉积工艺沉积蓝色OLED层,接着使用IJP工艺印刷红色和绿色量子点层。三星的8.5代试验线,采用了Kateeva的打印设备和技术,已经开始测试。测试结果令人振奋,于是三星还计划推出其第一条每月30K产能的8.5代量产线。Kateeva认为这次机会价值10亿美元,为此他们开始计划冲刺IPO,并增加了一倍的人力。

不过事情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三个月前,Kateeva解雇了一半的员工,包括首席运营官、CTO和其他高管,原因是三星将其QD 1.0项目的IJP设备合同授予了SEMES。SEMES是三星的子公司,该公司有2个部门,一个部门对应半导体设备的研发,另一个部门则对应显示设备的研发。SEMES的半导体设备研发部门发展的很好,不过专注于LCD业务的另一个部门却前景黯淡,该公司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不过,SEMES这之前曾投资将IJP技术用于LCD的彩膜制程,他们相信可以利用这些技术来打印QD 1.0项目中的QD层。显而易见,SEMES的设备无法达到预定的性能规格。不过,性能并不总能决定结果。三星已经在研究将这些IJP设备用于GaN纳米棒的印刷,他们认为这项技术符合其长期技术储备策略。实际上,三星已经在与中国显示面板厂商的竞争中,放弃了其液晶显示器业务,所以,他们又怎么能不保护它的子公司呢?

如果三星将合同授予Kateeva,那么Kateeva会将它的技术设备推向中国面板制造商。如果三星收购了Kateeva,三星又会担心一些重要员工最终会离开公司,并重新建立公司进而将该技术出售给其中国同业公司。SEMES高管——前SDC和SEC副总裁到三星的主席办公室,游说他们可以供应同样性能的设备,最终以Kateeva一半的价格达成交易。伴随着SEMES的进入,Kateeva 的IPO泡汤并辞退了其50%的员工。目前,Kateeva从其现有的中国私募股权投资者那里获得了新的运营资金,也正是因为此,公司原CEO Alain宣布离职。

成也三星败也三星,喷墨打印设备厂商Kateeva计划来华设厂

为什么没有其他的OLED面板制造商来投资进而救出Kateeva呢?


  • LGD已经拥有2个供应OLED电视面板的8.5代线工厂,他们认为在广州利用中国的资本运营同样的8.5代线工厂会更具成本效益。目前,他们已经将其OLED解决方案切换成顶发射,这样可以提高开口率进而提高产品的亮度。LGD目前还在陆续关闭其LCD工厂,这在短期内会造成其收入的减少,实际上,LG的10.5代OLED线计划也已经被搁置。


  • 京东方很显然非常了解中国投资的成本变化。他们认为RGBW是目前进入市场最快、风险最小的解决方案。


  • JOLED已经决定投注聚合物并使用松下的设备,他们对该印刷方式作了重新设计,用印刷线的方式替代印刷子像素,这样可以使用性能本不是最好的聚合物材料获得最佳的色点。


  • TCL暂时还不确定,不过可能会与JOLED一起开发使用一种已经被证实有效的解决方案,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风险并加快进入市场的速度。JOLED希望在日本为TCL建造和运营该工厂,不过TCL更希望在中国建厂,这样可以享受到位于中国的便利和CSoT的经验。



从2000年代中期以来,三星在显示技术、资本支出和收入方面一直都是显示器行业的领导者。不过,现在显然受到来自中国的同业公司——京东方和CSOT的挑战。在此期间,他们率先将基板尺寸从4.5代线提升到8.5代线,开启了LED背光和量子点技术的使用,另外它还一手将中小尺寸OLED(包括柔性显示器)显示器推向市场,并实现了超过200亿美元的年收入。

不过,与任何创新者一样,来路并不是一直都一帆风顺的,比如Note 7,比如预售的Galaxy Fold,一波三折。其IJP项目的工程师说:“这是三星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决定”。三星的8.5 代线QD 1.0项目试验线每周生产100多块良品面板,SEMES的IJP设备显得步履维艰。也许三星的天才工程师们可以改善设备生产得到改善,不过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毕竟在QD 1.0项目中,IJP设备只需要印刷量子点层。可在QD 2.0项目中,这些IJP设备需要同时印刷量子点和纳米棒并保证其对齐,量率要超过99.9999%。与此同时,被视为最后技术保障的Kateeva则失去了很多人才,此时即使三星重启和Kateeva的合作,他们也未必能迅速进入状态了。

Kateeva计划在中国建设工厂

近日,证券时报报道称,Kateeva首次对外披露了公司发展的又一重要动向,即计划在中国建设工厂,这一战略性选择也预示着显示屏行业趋势性的转变。近日,三星显示集团(Samsung Display)表示,将于今年底关停旗下在韩国和中国的所有 LCD 面板产线,全面转向利润更大的QD-OLED 量子点显示面板和 OLED 显示面板。在三星全力进军OLED面板市场时,Kateeva计划在中国建设工厂,对于中国面板企业在世界竞争格局中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Kateeva来到中国的意义,公司管理表示,不仅是离服务客户距离更近,同时也会促进整个产业生态链来到中国。我们是OLED上游供应链里比较关键的一个供应商,我们的到来势必其他材料厂商也会愿意也跟着来,大家一砖一瓦就把这个生态系统建起来了。”



猜您可能喜欢 / JDCP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