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项目介绍:

日本政府以氟化氢出口为条件,要求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提供半导体生产工程上的敏感资料。


此前日本政府与上月4日开始对EUV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和氟聚酰亚胺 3种半导体材料实行对韩国出口管制。此后,日本政府唯独对三种材料中的氟化氢出口管制没有放开。


有分析称,其背后有日本隐藏着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的尖端工程材料的意图。


根据26日半导体业界相关专家消息,日本政府通过日本氟化氢厂商向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要求使用纯度99.999%以上的氟化氢的半导体工程的详细技术图表和管道,设备配置等尖端工程信息。由此引发了韩国业界的议论纷纷。


日 “氟化氢出口许可,需要三星和海力士的工程图'


从产业通商支援部下属的战略物资管理院的日本政府出口管制指南的翻译文件可以了解到,日本经济产业省向申请高纯度氟化氢相关个别许可的厂商要求产品需求方当年产品供应实绩和最终产品生产情况相关的Word或PDF文件资料。


另外,还要求提供使用该产品的工厂最终产品制造工程相关的资料。而这样的资料在出口限制的3种材料中的EUV光刻胶和氟聚酰亚胺上并不要求提供。


日本政府从上月4日对出口韩国的产品从此前的公开许可转换为个别许可体系。值得注意的是,取得该个别许可的条件跟非战略物资出口优惠国(即白色名单)的第三国的个别许可是完全不同的内容。


目前为了取得个别许可,需要申请书,原因说明书,合同等3种文件,而对韩国的出口管制材料则要求详细到具体规格,细目(Catalog)等,至少需要7种以上的资料。


高纯度氟化氢又称蚀刻气体,用于形成电路的蚀刻工程。氟化氢本身也在半导体工程上尤其是去除杂质的洗净工程上被广泛使用。高纯度氟化氢仅在部分要求高度精密性的工程上使用。与半导体完成品的品质直接相关。


对于3种材料,日本政府对与需求者相关的要求资料内容主要是需求者的事业内容和确认文件,战略物资出口和相关规格书等。具体规格的文件提交目录是登记簿,公司介绍公开资料,采购实绩,公司中过去三年间最终产品生产现况等,并非企业难以公开的内容。


日本政府唯独对高纯度氟化氢要求了制造工程资料。根据战略物资管理院翻译的日本政府的出口管制指南,日本政府对高纯度氟化氢生产厂商,要求提供“生产地最终产品生产流程相关的资料。”更具体的就是展示生产工程的“Block diagram”,制造工程说明书等。


此处提及“以Block diagram等图示展示时,需要添加可以了解到该产品使用的地方和该产品数量的注释。”另外还提到需要提交“可以确认到该产品数量的技术资料。”具体例子为管道系统图,配置等,有分析认为,这基本等同于在要求提供高纯度氟化氢使用工程的详细信息。


产业研究院新产业室首席研究员Jang Seokin称“高纯度氟化氢与EUV光刻胶相比,可用于前工程(半导体回路制作工程)的多处领域。”,并称“日本此举相当于要求三星提供新一代系统半导体等核心工程的所有技术内容。”


半导体业界相关人士称“出口许可是交易合同中非同寻常的内容。”业界某专家称“出口管制的开关是由日本政府控制的,实际上可以要求的事情”


对此,三星电子方否认称“公司未曾从日本政府或企业收到提供实际工程或设备相关资料的要求。”


“日本厂商积极进行迂回出口'


在本次的出口管制清单中,氟聚酰亚胺可用于显示领域的可折叠手机。今年底被韩国厂商代替的可能性很大。对韩国产业的打击力度有限,所以EUV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等2种半导体材料成为本次出口管制的核心。


日本政府在本月放出了2件EUV光刻胶相关的出口许可。而对于高纯度氟化氢,目前还未有出口许可。根据半导体业界消息,日本政府的行动与要求高纯度氟化氢厂商提供需求者资料无关。


出口管制的适用直接对象是向韩国出口的日本厂商,如森田化学 ,Stellachenmifa,昭和电工等日本精密化学厂商。他们为了获得出口许可,陷入不得不将三星电子,SK海力士等顾客的敏感资料提供给日本政府的两难境地。韩国半导体厂商不愿意提供相关资料,从日本厂商的立场来看,这可能损害与顾客之间的信赖关系。


日本出口管制相关相关厂商中,高纯度氟化氢厂商为了避开日本出口审查,积极采取迂回出口的方式。森田化学正在推动通过位于上海的工厂生产生产氟化氢。Stellachemifa则利用中国和新加坡等地的生产设备,向韩国出口。


昭和电工在本月初取得了向三星电子中国法人的出口许可。本次对韩国的个别许可审查是最终到达地的基准。最终使用处是韩国所在的生产工厂。业界认为,日本政府对于在日本以外的地方生产或向韩国系企业的中国等海外工厂出口的迂回出口问题实际上是松手的。


业界专家称“高纯度氟化氢保管期间为4个月,自出口管制后已经过了两个月了。”“若不能在期限内出售,就会带来很大损失,因此日本厂商积极寻找出口通道,这对韩国来说是有利的。”


事宜人群:
产品详情

日本政府以氟化氢出口为条件,要求三星和海力士提供生产工程敏感资料

日本政府以氟化氢出口为条件,要求三星和海力士提供生产工程敏感资料

日本政府以氟化氢出口为条件,要求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提供半导体生产工程上的敏感资料。


此前日本政府与上月4日开始对EUV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和氟聚酰亚胺 3种半导体材料实行对韩国出口管制。此后,日本政府唯独对三种材料中的氟化氢出口管制没有放开。


有分析称,其背后有日本隐藏着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的尖端工程材料的意图。


根据26日半导体业界相关专家消息,日本政府通过日本氟化氢厂商向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要求使用纯度99.999%以上的氟化氢的半导体工程的详细技术图表和管道,设备配置等尖端工程信息。由此引发了韩国业界的议论纷纷。


日 “氟化氢出口许可,需要三星和海力士的工程图'


从产业通商支援部下属的战略物资管理院的日本政府出口管制指南的翻译文件可以了解到,日本经济产业省向申请高纯度氟化氢相关个别许可的厂商要求产品需求方当年产品供应实绩和最终产品生产情况相关的Word或PDF文件资料。


另外,还要求提供使用该产品的工厂最终产品制造工程相关的资料。而这样的资料在出口限制的3种材料中的EUV光刻胶和氟聚酰亚胺上并不要求提供。


日本政府从上月4日对出口韩国的产品从此前的公开许可转换为个别许可体系。值得注意的是,取得该个别许可的条件跟非战略物资出口优惠国(即白色名单)的第三国的个别许可是完全不同的内容。


目前为了取得个别许可,需要申请书,原因说明书,合同等3种文件,而对韩国的出口管制材料则要求详细到具体规格,细目(Catalog)等,至少需要7种以上的资料。


高纯度氟化氢又称蚀刻气体,用于形成电路的蚀刻工程。氟化氢本身也在半导体工程上尤其是去除杂质的洗净工程上被广泛使用。高纯度氟化氢仅在部分要求高度精密性的工程上使用。与半导体完成品的品质直接相关。


对于3种材料,日本政府对与需求者相关的要求资料内容主要是需求者的事业内容和确认文件,战略物资出口和相关规格书等。具体规格的文件提交目录是登记簿,公司介绍公开资料,采购实绩,公司中过去三年间最终产品生产现况等,并非企业难以公开的内容。


日本政府唯独对高纯度氟化氢要求了制造工程资料。根据战略物资管理院翻译的日本政府的出口管制指南,日本政府对高纯度氟化氢生产厂商,要求提供“生产地最终产品生产流程相关的资料。”更具体的就是展示生产工程的“Block diagram”,制造工程说明书等。


此处提及“以Block diagram等图示展示时,需要添加可以了解到该产品使用的地方和该产品数量的注释。”另外还提到需要提交“可以确认到该产品数量的技术资料。”具体例子为管道系统图,配置等,有分析认为,这基本等同于在要求提供高纯度氟化氢使用工程的详细信息。


产业研究院新产业室首席研究员Jang Seokin称“高纯度氟化氢与EUV光刻胶相比,可用于前工程(半导体回路制作工程)的多处领域。”,并称“日本此举相当于要求三星提供新一代系统半导体等核心工程的所有技术内容。”


半导体业界相关人士称“出口许可是交易合同中非同寻常的内容。”业界某专家称“出口管制的开关是由日本政府控制的,实际上可以要求的事情”


对此,三星电子方否认称“公司未曾从日本政府或企业收到提供实际工程或设备相关资料的要求。”


“日本厂商积极进行迂回出口'


在本次的出口管制清单中,氟聚酰亚胺可用于显示领域的可折叠手机。今年底被韩国厂商代替的可能性很大。对韩国产业的打击力度有限,所以EUV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等2种半导体材料成为本次出口管制的核心。


日本政府在本月放出了2件EUV光刻胶相关的出口许可。而对于高纯度氟化氢,目前还未有出口许可。根据半导体业界消息,日本政府的行动与要求高纯度氟化氢厂商提供需求者资料无关。


出口管制的适用直接对象是向韩国出口的日本厂商,如森田化学 ,Stellachenmifa,昭和电工等日本精密化学厂商。他们为了获得出口许可,陷入不得不将三星电子,SK海力士等顾客的敏感资料提供给日本政府的两难境地。韩国半导体厂商不愿意提供相关资料,从日本厂商的立场来看,这可能损害与顾客之间的信赖关系。


日本出口管制相关相关厂商中,高纯度氟化氢厂商为了避开日本出口审查,积极采取迂回出口的方式。森田化学正在推动通过位于上海的工厂生产生产氟化氢。Stellachemifa则利用中国和新加坡等地的生产设备,向韩国出口。


昭和电工在本月初取得了向三星电子中国法人的出口许可。本次对韩国的个别许可审查是最终到达地的基准。最终使用处是韩国所在的生产工厂。业界认为,日本政府对于在日本以外的地方生产或向韩国系企业的中国等海外工厂出口的迂回出口问题实际上是松手的。


业界专家称“高纯度氟化氢保管期间为4个月,自出口管制后已经过了两个月了。”“若不能在期限内出售,就会带来很大损失,因此日本厂商积极寻找出口通道,这对韩国来说是有利的。”


猜您可能喜欢 / JDCP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