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项目介绍:

CINNO Research 产业资讯,日产经新闻,日本政府将从7月4日开始对“二战”劳工赔偿实施对韩经济报复。



资料图(图片来源:Digital Daily)


韩国经济的不确定性在扩大。在中美贸易纠纷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日本经济报复这一变数。日本政府将从7月开始采取措施,动摇韩国信息通信技术(ICT)产业的基础。这是日本想要回避对二战雇佣劳工受害者所要承担的责任。日本不仅不赔偿,连责任都不愿意承认。日本政府认为,对二战时期的所有责任已经通过在1965年朴正熙总统时期所签订的《韩日请求权协定》解决了。


根据6月30日产经新闻报导,日本政府将从7月4日修订对韩国进口管理的政策。从7月1日将对应用于OLED显示零部件的Fluorine Polyimide(氟聚酰亚胺)和半导体制作时要用的Resist(光刻胶)和Eatching Gas(高纯度半导体用氟化氢)共3种产品实行进口限制。


该3种产品日本的产能均占全球产能的一半以上。此前,日本对韩国采取了简化程序的优惠措施。而本次修订的政策使得韩国也要走通商程序。据悉,申请许可和审查需要90天左右。


对此,相关人士表示“目前还没有正式消息,如果是事实的话相信一定会顺利解决的。因为两国产业结构关系紧密,这样做不仅不利于韩国对日本也是损害。”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将把韩国从《外汇管理法》的优待制度中排除在外,并从8月1日开始实行。而韩国目前为止仍是”白名单”国家。是包含美国等在内的27个安全保障友好国家之一,安全保障友好国家是可以免除尖端材料出口申请的对象国家。


如果韩国从名单中去除,那么上述所提及的3种产品进口时都要一一获得许可。程序增加的话对应的时间就会延长。三星电子,SK海力士和LG显示等将成为受影响的企业。而半导体和智能手机TV等完成品也将受到影响。


日本政府在去年10月份否定了韩国大法院对二战劳工受害者的赔偿判决。大法院判决,日本制铁和三菱重工需要向二战时的韩国劳工受害者支付抚恤金。日本企业没有同意判决。对此,韩国法院为了获得赔偿采取了后续措施,扣押了日本企业在韩国的财产。


日本政府将对韩国政府的措施实施报复。在6月28日和6月29日日本举行的G20首脑会谈上也没有进行日韩首脑会谈。日本的态度不仅针对《韩日请求权协定》,对2015年朴槿惠总统签订的《韩日慰安妇协议》也有不满。

事宜人群:
产品详情

重磅!日本7月起限制韩国进口显示和半导体用PI/光刻胶/氟化氢等关键材料

CINNO Research 产业资讯,日产经新闻,日本政府将从7月4日开始对“二战”劳工赔偿实施对韩经济报复。


重磅!日本7月起限制韩国进口显示和半导体用PI/光刻胶/氟化氢等关键材料


资料图(图片来源:Digital Daily)


韩国经济的不确定性在扩大。在中美贸易纠纷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日本经济报复这一变数。日本政府将从7月开始采取措施,动摇韩国信息通信技术(ICT)产业的基础。这是日本想要回避对二战雇佣劳工受害者所要承担的责任。日本不仅不赔偿,连责任都不愿意承认。日本政府认为,对二战时期的所有责任已经通过在1965年朴正熙总统时期所签订的《韩日请求权协定》解决了。


根据6月30日产经新闻报导,日本政府将从7月4日修订对韩国进口管理的政策。从7月1日将对应用于OLED显示零部件的Fluorine Polyimide(氟聚酰亚胺)和半导体制作时要用的Resist(光刻胶)和Eatching Gas(高纯度半导体用氟化氢)共3种产品实行进口限制。


该3种产品日本的产能均占全球产能的一半以上。此前,日本对韩国采取了简化程序的优惠措施。而本次修订的政策使得韩国也要走通商程序。据悉,申请许可和审查需要90天左右。


对此,相关人士表示“目前还没有正式消息,如果是事实的话相信一定会顺利解决的。因为两国产业结构关系紧密,这样做不仅不利于韩国对日本也是损害。”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将把韩国从《外汇管理法》的优待制度中排除在外,并从8月1日开始实行。而韩国目前为止仍是”白名单”国家。是包含美国等在内的27个安全保障友好国家之一,安全保障友好国家是可以免除尖端材料出口申请的对象国家。


如果韩国从名单中去除,那么上述所提及的3种产品进口时都要一一获得许可。程序增加的话对应的时间就会延长。三星电子,SK海力士和LG显示等将成为受影响的企业。而半导体和智能手机TV等完成品也将受到影响。


日本政府在去年10月份否定了韩国大法院对二战劳工受害者的赔偿判决。大法院判决,日本制铁和三菱重工需要向二战时的韩国劳工受害者支付抚恤金。日本企业没有同意判决。对此,韩国法院为了获得赔偿采取了后续措施,扣押了日本企业在韩国的财产。


日本政府将对韩国政府的措施实施报复。在6月28日和6月29日日本举行的G20首脑会谈上也没有进行日韩首脑会谈。日本的态度不仅针对《韩日请求权协定》,对2015年朴槿惠总统签订的《韩日慰安妇协议》也有不满。

猜您可能喜欢 / JDCP More